就前段时间可能说过零薰文连载……?我没怎么写过连载……就犹豫了很久……因为我要是写这种故事一般真的没怎么谈恋爱!就,很有可能变成零+薰的西幻设定下的旅途这样的东西……😂
于是想了很久就先不打tag在自己lof里连载了 

第一章打个tag有缘人可见

完整版本一口气打个tag(。
暑假里写完!真的不咕咕咕了…
表面上是流浪的龙?和宝石商人?的故事!
算是我第一篇写的零薰文的补充,知道的(没人知道)就知道了不知道的就不要看了……

【零薰】Melting

就,某个人不是最后一个看到的我就放出来了,由于送印稿被我傻不拉几的转曲了只能拉了备份出来,估计和实体本稍微有些出入

cp20无料的最后一篇(估计也是我零薰最大的黑历史)

请怀着无比宽容的心看待,没什么意思的连暧昧都缺少的哨兵向导大纲

——————————————

????为什么有敏感词啊走简书吧

童叟无欺连kiss都没有的啊????


Spark

是零薰架空百合性转的没意思暧昧小短打估计很雷超雷绝赞雷就不打tag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的话请配合古川p的coma white食用

(或者只听歌也好的(

————————————————

校医务室在楼栋的二层,长得过于茂盛的枝叶遮盖住了窗口。属于初夏的微热薰风堪堪逃了进来,将纱质的窗帘吹起,漏进了一些学生的喧闹声。

玻璃窗被滑开,紧接着是鞋的胶底跟木地板碰撞的轻微声音。爬树翻进医务室对羽风薰不是什么难事。她随意地掸了掸未到膝盖的制服裙,再掩上窗子。现在是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一个学生的失踪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像一只小心翼翼的猫。

朔间零躺在床上,黑色的卷曲...

时间线的胶卷

是我!吓到了吗(爽朗(你走吧……我自己有些感想等会儿下收评论吧写得这么放飞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辣眼(。辛苦油给这么搞事的开头结尾串联了😘银老板的部分我真的没想到!

问答无用:

很久以前的“一个人开头一个人结尾最后一个人写中间”


 @Sweet Nothing  @银心旋转 



 ̄ ̄ ̄ ̄ ̄ ̄ ̄


一期一振推开沉重的门。


大小不一的切割半成品从高处垂下。它们在灯光的巧妙照射下闪烁着,像是停滞的雨幕。铁质螺旋楼梯围绕玻璃们延伸向上,彩色的光晕落在黑色的台阶上。


开放式的展柜中造型奇异的工艺品看...

【零薰】Strangeness And Charm

返礼前后慢慢发酵的故事 没有深度很寡淡也没有什么恋爱要素 没有同居的世界线

标题直接偷了我本命乐队的歌名(。

ooc和bug......请多包涵了


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红色的发送键被按下。

照片中甜蜜的、各式各样的巧克力被摆放好,塞满了镜头的角角落落。每一份饱含着心意的送礼都被清晰地拍出来。

毕竟女孩子们的心意不能忽略任何一份。

片刻之后手机页底是已经呈现出“…”的消息提示。羽风薰点开图标之后开始快速浏览信息,绝大多数还是粉丝的应援。他看得很快也很仔细,但并没有回复。

“啊,很久没有更新推了诶。最近发生了什么嘛?”

结尾是几个哭泣的emoji图标。相...

【零薰】长雨

Warning:

灵异paro 微流血猎奇表现 有一点R18 

有第三人称视角,路人视角只是补充一点莫须有的背景 

真的好我流的零碎叙述方式 刚开始还挺慢的 ooc bug真的有(跪下

讲真可以的话请告诉我到底是在简书里看全文方便?还是R18到时候看长微博习惯.......这种有点瞎扯的情节又有点车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比较好。

老实点,每次扫黄都有你


雨不停下着。

薰身上的污渍和血痕被冲掉了一些。五月的梅雨季温暖潮湿,雨水从破陋的屋檐上落下,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衣服紧贴在皮肤上,因为麻木已经感觉不到一点寒冷。他拄着刀,藏在角落的阴影里。...

【薰零薰】Action is a therapy(R18)

我流理解一直是换汤不换药 所以零和薰还是那个零和薰 

总而言之就是零薰前提下的一次薰零....不可描述

所以左右固定的pong友们可以到此结束了!不要看惹……你好我好大家好………

适合什么都能宽容的人看.....

没有问题的话请点链接.....谢谢


冷静地撕掉了攻粉粉籍

简书备档


PS:标题名 没有实际联系

PPS:假期一般在疯玩(。开学之后大概才会稳定写文(。


【零薰】Take a leap

很短、很短.......是他们正式交往不久后的一个插曲

因为是稍微有点恶趣味的梗所以还是放了外链....忍耐一下长微博....

算是个hunduanzi disu和ooc属于我 


苹果最无辜


不如换个名字叫做苹果的悲惨经历。


【凛绪】Nostalgia

一系列短打  是复健以及尝试

部分场景参考了现实。我流灵异故事。

ooc bug难以避免,还请海涵。

迟到的新年快乐 (


已是黄昏。

今天最后一批游客从门中鱼贯而出,匆匆赶往车站返回市内。店主们收起摆在露天的器具,掩上厚重的木板门,从山腰蔓延到山脚的店铺一家家开始打烊。人世的热闹慢慢褪去,自然的寂静开始笼罩住这座山。

“呼——”凛月赶在守门人插上门栓之前,灵活地闪进了门内,“差点睡过头了~”

巫女们的木屐敲在石板上咔咔作响,她们小声说着话,没有发现丝毫不掩饰自身存在的朔间凛月。岩石上厚重的青苔被日光镀上金色,枯山水中还积着前几天的一层残雪,像...

Till 2016

一些照片合集  被lft压缩搞死了 图很大

*挑了一家人各自拍的12-16年的照片

我完败系列


太喜欢黄昏了........那种随时会消失的美和厚重的压迫感

ps:新头像是藓类植物跟圣诞节没关系...........

1 / 6

© Sweet 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